COMPANY NEWS
公司动态
原料暴涨25%纺织业盯紧库存 环保趋严企业另寻商
2018-11-05 19:23    点击数:

  “今天PTA(用于生产聚酯纤维的大宗有机原料之一)现货价格继续维持高位,看来面料价格还会继续涨。”8月27日,站在吴江东方纺织城四楼的化纤指数监控大屏面前,商务部中国盛泽丝绸化纤指数监测和发布平台绸都网副总经理沈剑对某机构记者说。而按照往年的趋势,现在应该是原材料价格最低的时候。

  沈剑说,在国际原油价格走高、市场检修供应减少、期货资金炒作等一系列因素的影响下,近期聚酯原材料价格出现了持续性走高,而此次暴涨主要是PTA期货的带动。从绸都网发布的月度市场景气指数来看,今年3月以来指数陡升,在5~6月达到峰值后开始回落。回落的时间正是原材料价格上涨的起点。

  在短期市场越来越不景气的周期中,企业对利润越来越敏感。为了减少原材料涨价带来的利润损耗,织造工厂的负责人不得不绷紧神经。

  吴江粤祥纺织有限公司负责人陈金祥告诉某机构记者,原材料是2个月前开始涨的,估计涨了25%,“不是一下子涨了20%多,而是每天持续涨一点。”为了更好掌握行情,他会特别关注石油的价格,如果石油价格还在涨,就会多囤一点原材料;如果石油价格比较稳定,目前的原材料价格显得偏高了,就会减少库存。

  陈金祥说,企业一般会在仓库里囤上半个月到1个月的原材料,总价约300万~400万。在他看来,有些企业在原材料涨价的市场中,担心上涨而囤货的焦虑心态也会助推原材料上涨。所以大的企业更多选择观望。

  “(等原材料涨到)没有利润,谁会去做?”李昌春告诉某机构记者,因原材料上涨而备受挤压的利润让有些企业变得不敢囤货,只能“边卖边买”——来了订单再进原材料开始生产。“以前原材料的库存会有40~50天,现在10天左右。现在价位那么乱,不敢赌。”他说,“做出现货再卖的企业,日子会稍微好过一点。我们把下半年的订单都接了,就按现在的原材料价格核的价格,然后到下个月开始做,利润应该会好一点。”

  在李昌春看来,不同的厂家情况有所不同。有些工厂手上接到订单的当时就立刻购买了原料,压力会小一点;有些订单价格是按没涨价时定的,原料又没有提前买好,肯定压力就会更大。

  吴江易达喷织有限公司负责人严跃明也把自己的库存做了调整,从原先的30~40天缩短到了10~20天。他对某机构记者表示,原料的库存可增可减,操控的时候必须灵活机动,“刚开始涨的时候,就多补了一点(库存)。现在反正已经是高位了,那就需要多少买多少。”目前,之前库存的原材料还没消化完,而从8月底开始,严跃明说自己已经停止提前补货,“可能差不多了”。

  从大概率来看,李昌春认为也希望原材料价格不会再疯涨了,“现在我让一点利润还能过。之后要是没利润怎么办?今年下半年行情开始走下坡路,如果没利润,就可能会死掉一批企业。”

  作为贡献了四分之一全国化纤织造产能的纺织重地,万博滚球网站,苏州吴江为了去落后产能把最近三年(2017年~2019年)的初步目标设定为淘汰10万台喷水织机,占去年淘汰前当地喷水织机总数约33万的30%。

  5年前把喷气织机制造工厂从山东青岛搬到吴江盛泽的侯景奎看到了环保管控中的商机。他的吴江日春纺织机械有限公司从去年底开始销售自主改良的喷气织机,可以解决原先喷水织机的水污染问题。今年收到的订单已经达到了1500台,目前交付700台,出现了供不应求的局面。

  “今天上午我跑了5家织布厂,都说接下来还要更多采购。”侯景奎告诉某机构记者,当地的福达织造公司是第一家采用他的喷气织机的工厂,总共260台设备中已经换了70台他的设备,“老板说接下来还要再买24台。”

  做了20多年喷水织机销售和生产的侯景奎说,自从去嘉兴看了之后,就下决心要改做喷气织机。“那边的趋势是,喷水织机陆续不让开工了。”侯景奎预感到,接下来江浙地区的环保肯定会越来越紧。于是,他带着几名员工加班加点地研究改良,终于在去年底正式向外推出自己研发和组装的喷气织机。

  侯景奎说,这款改良后的喷气织机,可以同时兼顾喷水织机和喷气织机的生产技能——既能生产短纤类产品,也能生产喷水织机做的长丝类(涤纶化纤类)产品,价格是进口喷气织机的三分之一。

  目前,吴江的喷水织机除了从国外进口,主要来自山东青岛和浙江嘉定等地。多数纺织机械公司都会在纺织重镇盛泽设立销售点,但像侯景奎这样把工厂搬到盛泽的却是极少数。没有了青岛那样的产业集聚优势,侯景奎生产的喷气织机在成本上会比山东青岛高出大约6%。不过,因为紧贴纺织市场,侯景奎则比外地的机械企业更了解当地织造企业的需求,个性化的改良和维护也因为本地化变得更加便利。

  “有企业买了几十台我们的喷气织机,过了几天后又把机器运回来了,说希望可以让喷气织机也能生产之前喷水织机可以生产的产品。”侯景奎说,企业的“任性”可把自己累坏了。为了满足这些要求,他只能和团队连夜赶工,用了一个多星期把所有机器都改造了一番。

  一般来说,进口的喷气织机无法生产部分喷水织机可以生产的产品,也不会为了单个企业的要求而专门做改良。而青岛等地的设备则因为在当地未设工厂,也无法及时做出改造。因此,本地化且个性化的服务逐渐成了侯景奎的名片。

  由于设备产品才面市不久,侯景奎说目前还没有考虑利润,只希望能一点点占领市场,“已经交付的设备不出问题”,把设备做得更精一些,并做好已交付设备的维护工作。